法律服务中心王昌来律师案例说法: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件由海事法院管辖吗?

发表时间:2020-10-15  阅读次数:173

365bet官网365bet官网首页-365bet官方直营法律服务中心值班电话:025-58703031

地址:南京城市规划建设展览馆四楼



 

裁判要旨:再审案件应当围绕《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进行审查。在原审期间业已存在的证据不属于《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新证据;我国现行法律并未禁止劳动者同时与多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劳动合同复印件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可以确认劳动合同关系;再审理由涉及海事法院管辖问题,并非《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所规定的再审理由。

案例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2020年10月1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2020)最高法民申2531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广东省广州市保税区东江大道282号康胜大厦。

法定代表人:丁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邹融,广东恒福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张立飞,男,1983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住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何美劲,广东劲戈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公司)因与被申请人张立飞船员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9)粤民终28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中远公司申请再审称:(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中远公司再审期间调查取得的《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显示案外人沈阳美乐又又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乐又又公司)系张立飞与另一案外人孙丽英于2015年5月25日共同出资成立,张立飞与孙丽英各认缴250万元成立了该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张立飞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其任职执行董事兼经理直至2019年6月27日。该证据足以证明张立飞向原审法院提供了虚假证据,隐瞒了在2015年5月至2018年12月期间,张立飞设立、经营着自己公司的事实,在根本上自始不愿履行与中远公司新的劳动合同。(二)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中远公司已向法庭提交了一系列证据证明其未与张立飞之间成立自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关系意愿,并主张张立飞持有的劳动合同复印件为公司员工工作失误造成的,构成重大误解,案涉合同应予撤销。(三)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系伪造。一审期间,张立飞向法庭提交了案外人美乐又又公司的证明,用于证明张立飞与该公司没有劳动合同关系。张立飞向法庭提交了虚假证据,隐瞒了其设立、经营着自己公司的事实。(四)原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条规定,该法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与劳动者形成的劳动关系。故该案自始就应当通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解决,海事法院不应当受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三条将意思表示真实作为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意思表示不真实的民事法律行为依法应认定为无效,基于重大误解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原审法院没有适用前述证据规则,径行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二条认定中远公司与张立飞签订的自2014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的劳动合同成立且有效,双方在此期间内的劳动合同关系合法有效,适用法律错误。故中远公司请求依法再审本案。

张立飞提交意见称:(一)中远公司提交的新证据不足以推翻原审认定的事实。2006年11月6日,张立飞在“水城”轮作业时发生事故,多处骨折,右侧颞叶脑挫裂伤。2015年诊断为器质性妄想性障碍F06.2。中远公司与张立飞签订了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的劳动合同后,并未支付过任何工资和购买社会保险。张立飞母亲多次向中远公司及其上级单位主张权益,但均未获得理睬。为了解决医疗费的问题,张立飞曾向多家单位申请代买保险,但因张立飞患有癫痫,被纷纷拒绝。家人因此决定设立公司以便购买社会保险,于是成立了美乐又又公司,该公司仅有三人,法定代表人张树新是张立飞的父亲,股东为张立飞本人和母亲孙丽英。该公司没有实际经营,张立飞没有从中获得任何收入,仅仅是借用公司名义购买社会保险。美乐又又公司出具的证明与案件事实基本相符,不属于虚假证据。(二)中远公司否认双方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的劳动关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中远公司是用工主体,张立飞是适格劳动者,双方签订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的劳动合同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张立飞已经向原审法院提交了劳动合同复印件及邮寄该合同的快递详情单,中远公司对该事实也予以认可,故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

本院认为,本案系船员劳务合同纠纷再审审查案件,应当围绕中远公司的再审申请理由是否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进行审查。

(一)关于中远公司是否提供了足以推翻原判决的新证据问题

中远公司再审期间提交了《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用于证明张立飞与美乐又又公司双方成立了劳动关系,从而主张张立飞自始不愿履行与中远公司之间新的劳动合同。但我国现行法律并未禁止劳动者同时与多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张立飞与美乐又又公司之间劳动关系成立与否,不影响原判决对张立飞与中远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认定。而且,中远公司再审期间提交的《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在原审期间业已存在,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规定的新证据,其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二)关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

原判决根据张立飞提交的含有其签名及中远公司盖章的《2014年劳动合同复印件》、中远公司邮寄劳动合同的专递邮寄单以及中远公司在庭前会议中自认2014年1月1日与张立飞签订劳动合同等证据材料,确认张立飞与中远公司在2014年1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期间存在合法有效的劳动合同关系,依据充分,并无不当。中远公司主张签订该合同系工作人员工作失误所致,属重大误解,应予撤销。根据原判决认定事实,张立飞曾于2015年、2016年向中远公司及其集团公司主张过劳动合同项下权利,中远公司未提出过异议,亦未主张撤销该合同。原判决认定张立飞与中远公司之间成立劳动关系并无不当,中远公司的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三)关于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否为系伪造的问题

如前所述,我国现行法律未禁止劳动者与多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张立飞提供的美乐又又公司的证明不影响原判决对于案涉劳动关系的认定。中远公司的该项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四)关于原判决适用法律是否错误的问题

中远公司主张本案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的规定,应当提交劳动仲裁机构进行解决,一审法院作为海事法院直接受理本案,属适用法律错误。中远公司该项再审理由涉及海事法院管辖问题,并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所规定的再审理由。中远公司主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意思表示真实为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基于重大误解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但中远公司在张立飞2015年、2016年向其主张合同项下的权利后,并未行使撤销权,故其关于原判决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有关规定认定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系适用法律错误的再审理由,不能成立。

综上,中远公司的再审申请均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中远海运特种运输股份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奚向阳

审判员  陈宏宇

审判员  侯 伟

二〇二〇年八月三日

 

律师点评:

本案是因当事人对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二审生效判决不服提起的再审案件,案由为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以裁定的方式驳回了再审申请。本案涉及到的几个法律问题具有典型意义,值得提醒海商海事律师和再审申请人在处理类似案件时注意,现概括提示如下:

(一)关于新的证据。《民事诉讼法》第200条明确规定可以提起再审申请的情形之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律师代理再审案件,当事人通常会提出有新的证据,但有些情况下当事人重新委托了律师,此时再审阶段的代理律师没有参与原审案件的审理,可能对当事人提出的某些证据原审期间已经提交的情况不了解,再审时经过审查并不属于新证据,这是导致再审申请被驳回的常见理由。因此,律师再审案件一定要审查清楚,该证据是否属于新证据。一是向当事人核实,二是查阅一审判决书、二审判决书、开庭笔录核实,避免再审劳民伤财被驳回。

(二)关于劳动关系的认定。我国现行法律并未禁止劳动者同时与多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我国劳动法律法规明确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合同关系必须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并按照规定办理各项社会保险,但是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并未明确禁止劳动者不得同时与多个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这是海事律师和劳动法律师应当注意的问题。

(三)关于案件管辖问题。再审申请人提出,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二条规定,该法适用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与劳动者形成的劳动关系,因此,船员劳务合同纠纷应当通过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解决,海事法院不应当受理此案。最高法院认为,申请人再审理由涉及海事法院管辖问题,并非《民事诉讼法》第200规定的再审理由,据此驳回再审申请,本文认为是正确的。但是最高法院在本案裁定中并未就船员劳务合同纠纷案件是否属于海事法院管辖陈述明确的意见,事实上该问题在地方基层海事法院还有一定的争议的,就本所海商法团队律师代理的案件来看,海事法院还是受理这样的案件的。这个问题提醒海事海商律师,管辖问题一定要在一审案件受理后向一审法院提出异议,在一审期间解决,且就管辖权问题还有一次上诉的机会,再审阶段以此为由提出申请已错失良机。

 

王昌来律师简介


江苏衡圣律师事务所主任,高级律师,经济法学硕士,海商法团队负责人,南京市律协理事,江苏省律协公司法专业委员会委员,入选江苏省律协金融证券保险专业律师人才库。曾在安徽大学工作10年,现律师执业20年,同时兼任仲裁委员会仲裁员18年,在《当代法学》等法学核心刊物上发表论文20余篇,是一名理论基础扎实、实践经验丰富、有较高职业素养的专业律师。研究领域:公司法、海商法。

 

 

南京网站制作_南京网站建设_南京忆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